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浙江温州乐清市一名20岁女乘客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案持续引发关注。此案距离今年5月河南郑州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案不过百日。短短3个月时间,发生两起侵害乘客生命安全的恶性事件,暴露出滴滴出行平台存在的重大经营管理漏洞和安全隐患。昨天,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责令其立即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前昨两天,滴滴接连发出两份声明,除道歉外还宣布,今天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并免去两位高管职位。

  在滴滴创始人程维口中,“服务”一直是他所强调的企业基因。5月郑州的空姐顺风车遇害案后,在8月初滴滴公司的整改期,程维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滴滴赢市场靠的是服务,“要靠本事,而不能只靠资本赢。”http://www.pearvideo.com.acb2b.cn/video_1407433

  ([实况:其实中国离赢得别人的尊敬还有距离,那时候我们就觉得,第一是不能参加补贴大战,要靠本事而不是靠资本赢,第二个是要把服务真正做好])

  而温州乐清女乘客遇害事发至今,程维还没有作出任何公开表态。一家宣称靠服务赢得市场的公司,却在公共服务最基础、最根本的安全性上屡屡爆雷。一家频曝管理漏洞却仍肆意扩张的公司,使无辜乘客频频以身涉险承受痛楚,难道只为估值曲线能够保持“微笑”?

  据统计,滴滴成立以来已进行过20次融资。其中明确披露公司估值的是:滴滴在去年12月的一轮私募融资中,从软银集团、阿布扎比国家基金等投资者手中筹集40亿美元资金,当时滴滴估值达到560亿美元。相比之下,软银近期收购Uber的18%股份时,对Uber的估值为480亿美元。从现有估值来看,滴滴已经实现成为“全球最大的出行服务公司”的目标。今年4月份曾有媒体报道,滴滴出行已在和多家投行洽谈IPO事宜,期望在下半年上市。7月份,又有消息人士表示,滴滴出行可能会放慢融资计划,考虑在明年下半年IPO,初步决定落户港股市场。估值方面,此前也有媒体报道,滴滴上市后的估值或达到700到800亿美元。

  在资本的支撑下,滴滴业务版图迅速扩张。然而,与版图迅猛扩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滴滴客服“事不关己式”的服务效率。滴滴是基于大数据的公司,是最有条件、最有优势收集各种信息的企业。但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在三个月前已经发生过有人遇害的惨烈背景下,居然在受害人亲友报警后,不提供车主信息!居然对刚被投诉的车主不予处理,反而继续派单!滴滴公司宣称以“让出行更美好”为责任理念,但公司整体的作为却似乎是忘记了,“美好”应当是以“安全”为前提的。面对人身安全这样的底线问题,企业所谓“每天会接到大量电话,无法短时间内核实并作出回应”的理由不能成立,只一味提高赔偿金额却不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最后必然是悲剧重演。

  移动互联网时代,平台企业拥有大量用户、掌握海量数据,对社会资源的整合调配能力与其它类型的企业不能同日而语。这一方面使得平台企业具有很强的“公共属性”,一处细小的产品设计都可能影响到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另一方面,也让平台企业在个人消费者面前具有更大的话语权和更强的议价能力。这两方面特点决定了平台企业必须肩负起更广泛的社会责任,加强自我约束,始终对公众诉求保持敏感,不能仗着自身体量大、用户多就任意挥霍用户信任。

  这些年,互联网向关乎日常生活的产业行业渗透,带来新的企业形态,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便利。相对传统企业完善的监管体系,对这些新兴企业的监管往往是盲点多、薄弱环节多。当企业自身达不到自律水平时,作为监管部门应当履责到位。然而,我们的监管,我们的有关部门,不但没能及时补位、及时到位,甚至还处于缺位、空位的状态。发生了一次恶性事件,我们只听到企业要自我整改,管理部门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为什么不严加监管,让那些一味扩张、无视责任的企业付出惨重代价?为什么不严厉追责,甚至考虑吊销此类公司的营业执照?请听东广记者孙萍发来的报道: